行業資訊

醫用耗材市場將迎大調整,高值耗材最危險

瀏覽:169次 更新時間: 2021-11-26

醫藥網1月22日訊 醫耗市場將迎大調整,高值耗材最危險……

 

  如今的“集采”,儼然成了整個醫療行業的風向標。

 

  上游政策中,國家“4+7”帶量采購設置了通過“一致性評價”的門檻,各省耗材招采平臺兩票核驗持續對接;下游控制里,耗材聯合采購聯盟實現最低價聯動調整,配送商遴選條件釋放行業調結構信號,在關于“集采”的世界里,幾乎可以找到所有關于當前醫療產業調整的重要“規定動作”。

 

  醫藥的2018,耗材的2019,今年調控巨臂已明顯向耗材領域傾斜,算不好“集采”這筆賬,可能很難安穩度過。

 

  繼4大跨省采購聯盟后,縣域醫共體來了

 

  國內最具影響力的4大耗材跨省采購聯盟在去年均有擴容動作,占據全國過半耗材市場。

 

  京津冀聯盟在2018京津冀魯遼衛生健康協同發展峰會后,達成促進五地藥品耗材采購聯合體對接,實現價格等信息共享。

 

  海南加入后,原來的“西部耗材采購聯盟”擴充到14省,成為“14省際聯盟”,海南不僅實現了聯盟內的采購數據共享,還將探索與其他聯盟的數據共享。

 

  三明聯盟去年新增了云南省昭通市、新疆兵團第八師(石河子市),已集結了共計52個成員,覆蓋15省(自治區)。

 

  有了上海加入的蘇浙皖閩耗材采購聯盟,升級為滬蘇浙皖閩“四省一市”聯合采購聯盟。

 

 

  占據耗材市場“半壁江山”的四大聯盟不斷成長,目錄共享、數據共享、價格共享等消息頻發,目的直指降價;北京推出的“醫耗聯動”,浙江的“三流合一”也不排除成熟后在聯盟內首先推開的可能。

 

  歲末年初,即將在全國范圍內加速推進“緊密型縣域醫共體”,又將人們的視野拉到了基層醫療耗材市場。目前以6000多家縣級醫院為龍頭的“縣域醫共體”,將帶來我國“集采”力量的再次擴容。

 

  去年7月,浙江省已發布《關于公布浙江縣域醫療服務共同體單位名單的通知》,浙江省內28個縣域醫共體,共涉及30家縣醫院,190家鄉鎮衛生院,要開始執行藥品耗材統一采購、統一支付、統一配送等工作,原有的醫院采購接口、平臺權限將全部停止。

 

  業內有聲音預測,接下來的3年將是縣域醫共體全面爆發的階段,縣域醫共體的發展,也將進一步改變我國原有的藥品、耗材采購模式。

 

  從目前國家和各省的動作來看,耗材“集采”邊界不斷延伸的同時,也將有新特點可循。

 

  高耗先開刀,“唐僧肉”變“砍價利器”?

 

  10-11日,國家醫保局在北京召開第一次全國醫療保障工作會議。國家醫保局長胡靜林表示,“絕不讓醫保基金成為‘唐僧肉’”。

 

  從近期行業動態來看,有了醫保局的“保駕護航”,曾經的“唐僧肉”變身“砍價利器”,醫保局“加強高值醫用耗材流通和使用管理”的重點工作也在快速推進。

 

  陜西、黑龍江、山東、內蒙古等地醫保局先后開始接管耗材采購,國家醫保局開始著手DRGs試點。但真正讓耗材市場開始風聲鶴唳的,是廣西和海南的兩次出手。兩次出手,都是醫保局牽頭,都與“集采”有關,盯準的都是高值耗材市場。

 

  元旦前,剛加入省際聯盟半年的海南省發布通知,宣布將對海南耗材交易系統與省際聯盟耗材交易系統進行整合,并明確在2019年1月2日10點整關閉海南耗材交易系統,只開放省際聯盟耗材交易系統。同時,要求生產企業必須對比篩選海南庫和聯盟庫中相同高值耗材價格,高值耗材市場,價低者得。

 

  隨后,廣西自治區衛健委、醫保局等8部委發布《廣西壯族自治區高值醫用耗材陽光采購實施方案》,明確廣西自治區13大類高值耗材將執行掛網陽光采購。同時,本次掛網產品限價將在由陜西牽頭的15省高值耗材采購聯盟掛網價作為最低限價,并且實行聯盟內數據共享,聯動調整。

 

  2019年,可以預測各采購聯盟間以高值耗材為主的價格聯動將愈演愈烈,只要一家出現低價,就要全部降價,高耗市場競爭將愈演愈烈。

 

  普耗掛網一觸即發

 

  如果說今年高耗市場必將哀嚎一片,那么普耗也很難獨善其身。

 

  去年11月,處于省級聯盟牽頭位置的陜西省,發布上萬字文件,要求全省普通醫用耗材正式掛網采購,且必須執行“兩票制”。

 

  隨后,聯盟內的湖南郴州也印發相關通知,要將十三大類高值醫用耗材以外的所有醫用耗材和檢驗試劑進行掛網采購。而且從采購目錄上來看,郴州涉及的普耗掛網范圍,比陜西省要求的更廣。

 

  短期看來,由于高值耗材在整個耗材市場和醫保報銷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因此關于高值耗材的“集采風暴”將首當其沖。

 

  但從長期來看,藥品改革逐漸步入正軌的當下,改革的著力點已從藥品轉向耗材,高耗之后必是普耗。

 

  降價,降價,降價

 

  省級、縣域耗材“集采”推行的如火如荼,中心城市“集采”腳步也沒有停歇。

 

  月余前,深圳衛計委發布《深圳市公立醫療機構醫用耗材集中采購和交易管理辦法(試行)》的通知,一周后深圳耗材GPO形式開始施行,試行3年。

 

  目前已有上海、深圳、廣州、湖北、東莞等多地中心城市開始采用GPO模式,醫院通過采購組織,集中采購藥品、耗材和醫療器械

 

  拿深圳來說,GPO項目的展開,使得中心城市的耗材使用在省采基礎上,擁有了再次議價的能力,而沒有進入省采的產品,如果不經過大幅降價,已很難與進入省采的產品相競爭,所以在“省采”影響下,各城市的GPO模式,或成為“集采”效應推動降價的又一關口。

 

  按照藥品“集采”的路線,業內有聲音猜測,耗材市場是否也將迎來”國家采購”的可能,雖然一切尚未可知,但目前各聯盟間數據共享基礎已相對成熟,即使沒有“國家采購”,藥品降幅90%的命運,也很可能成為耗材市場的前車之鑒。

 

  利潤不斷攤薄的情勢下,如何在運營管理上降本增效,賺取“集采”競爭中的話語權,也將成為這一波結構調整中,對醫械企業的新考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网址链> <网址链> <网址链> <网址链> <网址链> <网址链>